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亲亲阳光

风雨过后,万物复苏,草木疯长,你会发现原来阳光会这么亲和,这么富有魅力,亲亲阳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快乐生活,快乐学习,快乐人生。愿意用稚嫩的笔写下生活,写下人生,写下一个真实的自我,写下每一个难忘的记忆。长大以后,让那些生之旅程中的每一个亮点,都成为生命中永恒的美丽!

网易考拉推荐

树 之 情 缘  

2014-12-02 14:02:17|  分类: 高中时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早已入冬的十一月底,微雨潇潇,西风烈烈,吹败了一地的枯叶。

不出所料,枝干上只挑着几片泛黄的树叶,在瑟瑟的寒风中颤抖,却意外地有傲然挺立的意味。站在门前的梧桐树下,望着这种陌生又熟悉的场景,思绪不禁渐渐抽空飞远,又是一年叶落时,你们还好么?我的树们、亲们……

我的童年是在外婆家度过的。龙南外婆家的门前,有很多很多树木,绿树成荫,芳草萋萋,曲径通幽,溪水潺潺,这是典型的龙南山区特征,也是最美的家乡风景。最难忘的是外婆家门前的那棵大榕树,那棵我们去菜园、去溪边、去很多地方必须经过它身边的大榕树,一棵陪伴我不断长大的大榕树!

外婆要做农活,便让我们几个小伙伴在家里玩,门前的大榕树便成了我们的乐园,爬上树桠掏鸟窝、掏鸟蛋,拿着竹竿打知了等等是小男孩们的游戏,而我们小女孩子则在榕树底下玩捉迷藏、打吊石子、跳橡皮筋、踢毽子……榕树像一位老者,总是纵容我们一再地胡闹,我们甚至于有时拿着小刀在树上刻字,大榕树疼到流出绿色的汁液,他也只是用树枝轻轻敲敲我们的额角,像爷爷慈爱地管教着爬在他身上拔胡须的小孙女。

夏日的晚上,劳累了一天的村民们都会来树下乘凉。老头子穿着白衬衫,老太太摇着大蒲扇,一人揣一张板凳坐在树底下天南海北地神聊,皎洁的月光被树叶斑驳出一道道黑影,炎热的夏风被沙沙的树叶过滤成习习的凉风,我要不躺在外婆的怀抱里,要不就是趴在外公宽厚的背脊上,望着满天的星星,听老人们讲许许多多的神话故事,最初的启蒙教育就在这树底下发芽、生根、开花……

至今深刻在记忆之中的,还有我们最好的零食——大榕树上的榕树果子。只要是果子熟时季节,我们常常一大早起来就去榕树底下寻找掉地上的果子。榕树果子结在叶子根部,用手是摘不到的,只有等果子熟透了后,掉地上了,我们捡来吃,或者掉在池塘里了捞上来吃。榕树果子只有一点点大,圆圆扁扁的,熟透了的果子成暗红色,掰开里面有许多榕树籽,牙齿咬起来沙沙沙沙的响,甜甜的味道,很好吃。

就这样,因为大榕树的熏陶,我特别喜欢树木,喜欢与树结缘。

稍微长大了一些,该上学了,就被父母接了去,可是与树的情缘却一直不断。

上学的路上,路旁有一排排银杏树。那时最快乐的,就是秋天的日子,银杏叶黄黄的,风一吹就纷纷扬扬地飘散下来,正学了把落叶比作蝴蝶的比喻,这么一看越发像鹅黄色的蝴蝶了,道路上也落满了鹅黄,走着有一种绵软的质感,小心翼翼地踏上了这么珍贵的地毯。虽知道秋天是个感伤的季节,但那时的我面对这雍容华贵的景象,却怎么也伤心不起来。

因为爱上了树,也爱上了山山水水。放假了,最喜欢的事情,莫过于缠着父母带我去爬山,去看那些形形色色的古树老树。远的如桂林、张家界,近的如黄山、三清山,爬过各种各样的山,见到了各色各样的树,心中自然把树看做可以心灵相通的伙伴,看到它们我就有一种无以表达的温暖。抱着她,就仿佛是与远古的一个对话,与纯天然的一次共鸣,与原生态的一场邂逅。

而我的家乡龙游,同样也有那种古树,那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,是我心中最软的那一部分。

比如大街乡的祝家古树群。一条山垄进去,山回路转,豁然开朗,在犹如桃花源的祝家自然村,你会怀疑自己是否穿越了古代。啊!——不由自主地惊呼,而后长时间的伫立静默,大脑一片空白。忽然发现了江郎才尽的新义,当你面对大自然的神圣时,那种无法形容的伟大,除了张口结舌还是张口结舌。古树木、黄泥墙、石头路,百年古樟树沿线而列,近观如绿色华盖,擎天巨伞,远望似千支手臂向四周展开,神似传说中的千手观音。艳阳高照枝柯扶疏叶锦簇,刚柔相济飒爽英姿如巾帼女英。那些古樟树历经百年千年,顶风霜冒雨雪,俯瞰人世沧桑,若彭祖云游归来淡定望云天,不蝇营于名利,不汲汲于世事。

还如庙下乡的梦里红豆杉。你会在一抬眼间就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地——

那是一种怎样的美啊。挤挤挨挨着的几十棵参天古树,典雅,宁静,雍贵,淡泊,似天地之间的巨柱,浑身充满了蕴天含地的力量。我想象着她该周身沾满了青翠的苔藓,仿佛空间幽谷里走出的仙人,她就让苔藓层层叠叠缠满了全身,远看苍翠遒劲,近看细腻温柔。特别有一棵树躯干已被岁月掏空,只留着树的外壳,但依然苍郁遒劲,顶天立地,由是最获青苔的怜,茸茸的外装披得更显密集更显绿意。我想象着她该扎根于岩石巨壁,独立于众林之上,她不仅傲视于山林之上,而且被缠绵的山涧抚摸着,被坚挺的巨石拥戴着。特别是路边两棵红豆杉,像两位守卫的士兵,轩昂俊朗,傲然矗立,树干需四五人才能合抱,挺拔不蔓,树冠不大,却也枝繁叶茂,高入天。沿坡往上,七棵红豆杉古树,相依相伴,高低错落而生,枝枝相连,叶叶相叠,一律高大、挺拔、威武。红豆杉的躯干像是由许许多多单棵的树紧紧相拥而成,如一条条裸露的筋骨暴涨凸起,直到了十米之上才渐渐分开,成枝成杈,尽显威猛阳刚之气。

如今,不论是大榕树、银杏树、百年古樟还是红豆杉群,这些树都已然不在我的身边,我也知道我会在岁月蹉跎中逐渐成长与老去,但他们永远会是我回忆中那一圈又一圈循环往复的年轮,岁月存在,他们亦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